产品故事

稀世臻绒 | 2020限量大衣系列

高原山岭,冬日曙光漫延。嶙峋之间,温暖消弭清冽。

冷与暖的质感碰撞,严寒下的至臻温暖。

西伯利亚北山羊绒(Yangir)

中亚金纤维

西伯利亚北山羊,栖息于蒙古和喜马拉雅山脉的高原裸岩,终生以高原草甸为食,历经寒暑变迁。严苛环境造就西伯利亚北山羊极强的生命力,生长出质感卓越的山羊绒。其纤维直径最细仅有11.5微米,为头发直径的八分之一。拥有极致的温暖触感,优越的耐磨特性,与独特的奢华气质。

西伯利亚北山羊数量稀少,当地严格控制其原绒的采集数量,以保证生物与环境的可持续性发展。每1千克的原绒,需要取自约16只左右的北山羊,其珍稀性不言而喻。

西伯利亚北山羊绒(Yangir)

中亚金纤维

西伯利亚北山羊,栖息于蒙古和喜马拉雅山脉的高原裸岩,终生以高原草甸为食,历经寒暑变迁。严苛环境造就西伯利亚北山羊极强的生命力,生长出质感卓越的山羊绒。其纤维直径最细仅有11.5微米,为头发直径的八分之一。拥有极致的温暖触感,优越的耐磨特性,与独特的奢华气质。

西伯利亚北山羊数量稀少,当地严格控制其原绒的采集数量,以保证生物与环境的可持续性发展。每1千克的原绒,需要取自约16只左右的北山羊,其珍稀性不言而喻。

骆马绒(Vicuña)

顶级面料金字塔尖的“纤维皇后”

骆马生长于海拔5000米以上的安第斯高原,极端恶劣的气候条件,沉淀出骆马绒的顶级奢华。骆马绒纤维直径仅11微米,兼具羊绒般的柔软温暖,与裘皮般的华丽光泽。

骆马种群数量稀少,并且每头骆马每两年仅能剪毛一次。全球每年能转化为纱线的普通羊绒达20000吨,而骆马绒毛仅有约12吨。安第斯人坚持着步骤精细、繁琐耗时的传统剪毛仪式Chaccu,更是使得骆马绒弥足珍贵。制作一件大衣需要约35只骆马的绒毛,凝聚自然与手工精粹的极致奢华。

骆马绒(Vicuña)

顶级面料金字塔尖的“纤维皇后”

骆马生长于海拔5000米以上的安第斯高原,极端恶劣的气候条件,沉淀出骆马绒的顶级奢华。骆马绒纤维直径仅11微米,兼具羊绒般的柔软温暖,与裘皮般的华丽光泽。

骆马种群数量稀少,并且每头骆马每两年仅能剪毛一次。全球每年能转化为纱线的普通羊绒达20000吨,而骆马绒毛仅有约12吨。安第斯人坚持着步骤精细、繁琐耗时的传统剪毛仪式Chaccu,更是使得骆马绒弥足珍贵。制作一件大衣需要约35只骆马的绒毛,凝聚自然与手工精粹的极致奢华。

小羊驼绒(Baby Alpaca)

天然面料中的“软黄金”

小羊驼生长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,其绒产量极低,每年每只小羊驼仅能生产约460克小羊驼绒,不及普通羊毛的两万分之一。

小羊驼绒光泽细腻,极致温暖。特殊的中空结构纤维使其轻薄且富有弹性,其韧性为普通羊毛的两倍。在古印加帝国时期,只有皇室贵族才有权享用羊驼绒制品。

小羊驼绒(Baby Alpaca)

天然面料中的“软黄金”

小羊驼生长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,其绒产量极低,每年每只小羊驼仅能生产约460克小羊驼绒,不及普通羊毛的两万分之一。

小羊驼绒光泽细腻,极致温暖。特殊的中空结构纤维使其轻薄且富有弹性,其韧性为普通羊毛的两倍。在古印加帝国时期,只有皇室贵族才有权享用羊驼绒制品。

南美栗鼠绒(Chinchilla)

时装界最独特的材料之一

生长于南美洲安第斯山脉,南美栗鼠拥有最为致密的绒毛,每平方厘米约有50,000根绒毛。状若绒丝,光泽明亮,南美栗鼠绒手感轻盈顺滑,保暖性极其优越。16世纪的西班牙,皇室贵族将南美栗鼠绒视为等价于黄金的珍贵之物,南美栗鼠也随之成为幸运的象征。

南美栗鼠绒(Chinchilla)

时装界最独特的材料之一

生长于南美洲安第斯山脉,南美栗鼠拥有最为致密的绒毛,每平方厘米约有50,000根绒毛。状若绒丝,光泽明亮,南美栗鼠绒手感轻盈顺滑,保暖性极其优越。16世纪的西班牙,皇室贵族将南美栗鼠绒视为等价于黄金的珍贵之物,南美栗鼠也随之成为幸运的象征。

至臻材质,极致工艺。

彰显现代女性的自信优雅,

为时光所眷恋的隽永经典。

摄影: Alessandro Burzigotti

摄像: Enrico Marzico

模特: Berit Heitmann

化妆: Cosetta Giorgetti

发型: Loris Rocchi